欢迎访问国家统计局宜兴调查队网站!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联系方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调查分析
“十二五”以来宜兴粮食生产形势分析
 

“十二五”以来,宜兴各级高度重视粮食生产,以“稳面积、增单产、强品质、升效益”为核心,全面落实各项支农惠农政策,持续加大农田基础设施建设步伐,大力加强良种推广和技术支撑,深入挖掘粮食增产潜能,粮食生产总体保持稳中有进。但随着国内外粮食市场宏观形势变化,一些深层次的瓶颈制约逐步显现,粮食生产持续增长缺乏推动力。

一、“十二五”以来宜兴粮食生产总体趋势

一是种植面积逐年减少。在宜兴工业化、城镇化步伐加快的社会经济发展大背景下,用地需求加剧,农业用地面积持续消减,粮食种植面积逐年减少。“十二五”以来,宜兴全年粮食种植面积从2011年的103.2万亩减至2016年的89.3万亩,年均减少2.3万亩。其中,小麦、水稻种植面积分别从46.6万亩和49.5万亩减至43.8万亩和39.1万亩,年均分别减少0.5万亩和1.7万亩。                                                                  

二是单产水平小幅增长。随着粮食丰产方的示范带动和农技支撑服务深入推进,宜兴粮食单产水平稳中略增。“十二五”期间,宜兴全年粮食亩产从2011年的470.5公斤增至2015年的475.4公斤,年均提高近1公斤。其中,小麦单产基本稳定在380公斤左右,水稻单产从587.3公斤增至600.1公斤,年均增长2.6公斤。2016年宜兴遭遇特大灾情,属于非正常年份,粮食产量受到严重影响,全年粮食单产、小麦单产、水稻单产较2015年同比分别下降60.6公斤、81.2公斤和25.6公斤。

三是总产量小幅下降。受种植面积减少影响,“十二五”期间宜兴粮食总产呈小幅下滑趋势。全年粮食总产从2011年的48.6万吨减至2015年的45.6万吨,年均减产0.6万吨。小麦和水稻总产分别从17.9万吨和29.0万吨减至17.0万吨和27.1万吨,年均分别减产0.18万吨和0.38万吨。2016年受灾情影响,全年粮食总产、小麦总产、水稻总产较2015年同比分别减8.5万吨、3.8万吨和4.6万吨。

    二、“十二五”以来宜兴粮食生产发展经验

()深入落实惠农政策,稳定农户种粮积极性。宜兴各级政府对粮食安全问题常抓不懈,积极落实中央粮食直补政策和粮市托市政策保障粮农利益,对稳定农户种粮积极性起到了激励作用。“十二五”以来,宜兴财政累计发放粮食直补、农资综合补贴、良种补贴、农机具购置补贴等四项资金4亿多元,同时严格执行逐年小幅提高的国家粮食收购最低保护价政策,2016年,宜兴三等级冬小麦和单季粳稻的最低收购价分别为每百斤118元和155元,较2010年分别增长37%63%,有效稳定了农户种粮积极性和粮食种植面积。

(二)大力实施高产创建工程,有效带动农户提升耕种水平。通过镇建制推进粮食高产创建和深入开展镇村丰产示范方带动工程,组织农技专家现场展示新技术、新应用,吸引种粮大户现场学习高产模式、栽培技术和田间管理措施,全面提升农户种粮理念,促进农户耕种技术的更新完善,持续提高粮食生产技术含量,夯实粮食生产技术基础。

(三)充分发挥良种增产优势,深入推广稳产高产粮食品种。“十二五”以来,宜兴因地制宜,深入开展良种推广工作,积极提高全市粮食良种覆盖率,切实提升了全市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目前,以宁麦系列和镇麦系列为主的小麦良种,以武运粳系列和镇稻系列为主的水稻良种,在宜兴推广覆盖率都在90%以上,全市粮食大面积平衡增产能力进一步增强。

()着力加强农技指导,切实提高科技支撑力。“十二五”以来,宜兴全面加强农业新技术指导应用,大力实施技术专家科技结对挂钩到户活动。有关部门组织农技专家直接定点定村,把开展测土配方、统防统治等新技术、新举措落实到户常态化,指导一个,带动一批,取得十分明显的效果,为全市粮食丰收增产创造了有利条件。

三、当前宜兴粮食生产发展的主要制约

(一)种粮收入偏低,粮农收入增长乏力。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农业在国民经济产业中的弱势地位日益明显,农业从业人员特别是粮农收入明显偏低,“种粮一年不如打工一月”。尽管国家实行粮食市场托市政策和粮食直补政策,粮农收入得到弥补性增长,但随着农资价格和人工成本的持续攀升,粮农经营成本明显提高,增产不增收现象不断出现,粮农种粮收入水平并没有实质性的改观,相较于国民经济总量的增长和其他产业从业人员收入的增长速度,粮农和他们之间的收入差距在不断拉大。

(二)粮食生产基本要素存在明显缺失,资源约束加剧。一是土地资源矛盾日益突出。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发展使建设用地需求水涨船高,促发展和保粮田成为新的考验;同时多年来农民只用不养的生产方式使耕地退化、地力严重不足,种田越来越离不开化肥农药,农田无机化程度越来越高。二是由于种粮效益低下,农村青壮劳力大多涌向城镇和城市,或流向其它产业,农村空心化、老龄化问题彰显,种粮成为农民副业, “谁来种粮必须引起高度重视。三是资本固有的逐利性使粮食生产领域严重缺乏资金,贷款难问题难以实现根本性好转。

(三)集约化生产程度不高,粮食生产组织效率相对低下。耕地分户承包制度下,宜兴人均耕地偏少的特点影响了粮食种植的规模化和专业化程度。分散经营模式下,农户难以通过种粮实现经济收入大幅攀升预期,“保口粮”成为大多数农户种粮目标,因而普遍存在粗放式经营现象。由于种植品种不一、播种时间不同、耕种经验存在差异,农技部门的技术资源难以整合,技术指导难度增加,生产节奏难以同步,技术扶持举措“落地”效果没有得到充分体现。

(四)国家扶持政策作用空间缩小,政策导向逐步削弱。多年来,粮食直补政策和托市收购政策在粮食生产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随着形势变化,单纯通过扶持政策来激励农民种粮积极性的作用空间越来越小,国家政策扶持效应逐步弱化。一是当前种粮直补发放以土地承包确权为依据,由于土地承包者不愿放弃直补款,转入土地的种粮大户无法得到种粮补贴,存在有悖于“谁种粮谁得益”政策实施目标的现象,对稳定种粮积极性产生不利影响。二是由于持续多年的粮食丰收,粮食市场供大于需,市场疲软加深,连年小幅提高的粮食收购价格遭遇“天花板”现象,继续提价难以为继,同时由于农户出售的粮食品质达不到国家最低价收购标准,导致最低价收购逐渐成为最高价收购,补贴机制的不健全导致种粮不如贩粮,农民售粮难问题不断凸现,托市收购政策已经与实施初衷渐行渐远。

(五)自然灾害频发,保险赔付程度低。粮食生产抵御自然灾害影响的能力薄弱,“靠天吃饭”特点没有得到改观。2016年,宜兴遭受特大灾情,农民损失严重,种粮大户平均受损数十万元。现行的农业保险制度理赔标准低,理赔认定方式有待商榷,难以得到受灾农户的普遍认同,一定程度上影响农户种粮心态,不利于粮食生产的健康发展。

四、建议

(一)积极推进土地流转,加快粮食生产规模化经营步伐。粮食生产规模化是大势所趋,进一步健全农村土地流转机制,规范土地流转程序,畅通土地流转渠道,以"依法、自愿、有偿"为原则,将土地资源向家庭农场、合作组织、种粮大户等新型粮食生产主体集中,为加速粮食生产规模化种植、农场化经营创造条件,通过资源整合释放土地产出潜力,实现向规模要效益,进一步稳定粮食生产积极性。

(二)加大农田基础设施投入,改进粮食生产硬件设施。进一步增强忧患意识,立足防大灾、抗大灾,加强对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力度,切实解决好基本农田建设“最后一公里”问题,大力开展中低产农田改造和水利设施建设,全面增强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切实加强农业物质装备,全面增强粮食生产机械化水平,提高粮食综合生产能力。

(三)强化农田生态保护,确立粮食生产可持续发展理念。深入完善对耕地、水资源的保护措施,健全农田生态补偿机制,大力推广使用有机肥料、生物肥料、绿色高效生物农药,降低对污染性化肥农药的依赖,提高耕地质量。通过生态保护和技术进步,有效缓解环境的约束,促进全市粮食生产加快走上资源节约、环境优好的轨道。

四)加强农业科技推广,强化农业服务体系建设。进一步加强农业技术培训和基层农技推广队伍建设,强化科技支撑,加速稳产高产良种推广和测土配方、一喷三防、统防统治等新技术、新手段的应用普及,不断提高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真正实现科技兴农,服务兴农。开展“代耕代种、联耕联种”模式试点,推进粮食生产与养殖业、运输业、加工业的产业融合发展,加快对粮食生产组织模式和服务模式的探索步伐,通过粮食生产方式的创新和专业化服务的完善,激发粮食增收潜能,进一步推动粮食生产水平再上台阶。

(五)提高政策扶持力度,切实发挥政策激励作用。坚持以维护粮农利益、稳定粮农生产积极性为原则,进一步完善扶持政策,进一步拓展扶持范围和项目,通过政策倾斜、以奖代补、专项奖励等方式,在土地流转、生产设施购置、粮食收购、信贷、保险理赔等方面加大资金奖励和配套政策扶持力度,切实提升和保障粮农种粮收益,从根本上提升粮农生产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