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家统计局宜兴调查队网站!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联系方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调查分析
农民收入跨越攀升 生活水平迈步小康

——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分析·农村收入篇

 

 改革开放40年来,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完善,社会生产力得到了全面解放,经济发展活力不断增强。经济实力的增强为宜兴居民收入增长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宜兴市委市政府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把聚焦富民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建设“强富美高”新宜兴的关键之举,多层次、多领域拓宽农村居民增收渠道,全市农村居民收入保持稳定增长,生活品质日新月异,百姓幸福感不断提升。

 一、农村经济高速发展,农民收入跨越攀升

 改革开放以来,宜兴市委市政府始终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党在农村的方针政策,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着力推进新型工业化和城镇化,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调整农业生产结构,深入推进新农村建设,努力拓宽农村劳动力就业渠道,促进农民向非农产业转移,农民收入进入增长快车道。2017年,全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5654元,比1978年的122元[1]增长了209倍,年均增长速度达14.9%。

 1978-2017年,宜兴农村居民收入在总体上保持高速增长,但总量不断翻番的同时,也呈现周期性、阶段性波动的特征,按照时间序列大致可分为六个阶段:

 一是起始快增阶段(1978-1982年)。这一阶段是农村旧经济体制向新体制过渡期。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和农业产业结构开始调整,以生产队为基本单位的“大锅饭”转变为农民自主生产、自负盈亏的新体制,极大地调动和激发了农民发展生产的积极性,农产品产量和收益均出现大幅增长,农村居民收入水平开始快速走高。全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78年的122元增加到1982年的363元,年均增长29.6%。

 二是稳步增长阶段(1983-1991年)。从1982年开始,中央出台“三农”问题的“一号文件”,强调稳定土地承包关系,出台双层经营体制政策。农村土地承包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大大增强了农民发展生产、依靠劳动致富的信心和动力。虽因农产品流通体制改革不配套,农产品“卖难”问题频频出现,一定程度上减缓了农民收入增速,但同期乡镇企业兴起,带动了农村剩余劳动力开始向非农产业转移,农民增收来源扩大,农民收入实现稳步增长。全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83年的416元增加到1991年的1220元,年均增长14.4%。

 三是高速增长阶段(1992-1996年)。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为改革开放指明了方向,党的十四大明确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实现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历史性突破。农产品得以自由开放地走向市场,农业生产规模与效率大幅提高,农林牧渔全面发展,机械化生产迅速推进,乡镇企业得到更快发展,大批剩余劳动力向二、三产业转移,1994年和1996年,国家放开并两次大幅提高农产品的收购价格,为农村居民收入高速增长创造了条件。从1992年到1996年,全市农村居民收入呈“井喷式”增长,连续五年增幅均在20%以上,人均可支配收入四年间连闯两千元和三千元大关,由1992年的1609元跃升至1996年的3933元,年均增长速度达到26.4%,是改革开放40年以来增长最快的时期。

 四是缓慢增长阶段(1997-2003年)。在经历了前期一轮高速增长之后,恰逢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企业亏损、产能过剩、通缩、失业等问题凸显,使得农产品价格不振,农民工就业出现困难,明显影响到农民收入的增长,是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农民收入增长的最低谷。2003年全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270元,仅比1997年的4095元增加1176元,年均增长速度为4.3%。

 五是较快增长阶段(2004-2014年)。进入新世纪,党中央国务院提出将“多予、少取、放活”作为新时期中国农村工作和农民增收新的指导方针。2005年12月29日,国家颁布《关于废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税条例的决定》,新中国实施了近50年的农业税条例被废止,以税费改革为突破口的各项涉农改革进一步深化,多项支农惠农政策使农民种粮热情得以恢复,农产品价格回升和农业结构调整,使农民的就业渠道不断拓宽,非农收入稳定上升,农民增收的步伐进一步加快。正是在这一阶段,宜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了两万元大关,站上了一个新的平台。2014年,全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0178元,比2004年的6023元增长2.4倍,十年间连续保持两位数增长,年均增速为13%。

 六是中高速增长阶段(2015-2017年)。近年来,随着国家供给侧改革的深入推进,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经济增速放缓,加之农村劳动力总量减少、农村劳动力年龄偏高、农产品价格天花板等因素客观存在,农村居民增收压力逐步增大。同时,随着中央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特色高效绿色农业发展加快,精准扶贫力度持续加大,农村劳动力薪酬水平持续上涨,政府转移性支付不断加大,助推农村居民收入迈入中高速增长阶段。2017年,全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5654元,比2015年增加3744元,年均增长速度为8.3%。

 二、收入结构不断趋优,收入差距逐年缩小

 (一)农村居民收入呈现多元化

 改革开放初期,宜兴农村居民主要以从事农业经营活动为主,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促使农民家庭经营净收入大幅度增加;80年代中后期,随着乡镇企业的异军突起,大量农村劳动力亦工亦农,农民的工资性收入迅速增加;进入本世纪,大量农村劳动力成为产业工人,农民的工资性收入占比逐渐超过经营净收入,成为收入增长主动力。随着国力的提升与制度的完善,民生保障水平不断提高,呈现四大块收入百花齐放的场景。2017年,全市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和转移净收入占比分别为62.6%、21.5%、4.4%和11.5%。

 (二)城乡居民收入差距逐年减少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逐步推进,促进城乡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政府充分发挥再分配调节功能,加大对保障和改善民生的投入,农村居民收入增速快于城镇居民,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持续缩小。2010-2017年,宜兴农村居民收入增速一直快于城镇居民,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幅高出城镇居民1.2个百分点,城乡居民收入比例差距逐年缩小,2017年宜兴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为1.942,与2010年相比7年下降0.146。

 三、农村消费升级提档,生活水平迈步小康

 随着宜兴农村居民收入的快速增长,消费能力不断提高,消费观念不断转变,消费行为日趋多元,传统衣食住行等刚性支出占比逐步下降,发展型消费占比不断上升,人民生活水平出现质的飞跃,由温饱向高水平小康迈进。

 (一)消费需求日益旺盛 

 宜兴农村居民的消费变化经历了不断发展的过程,不再局限于满足温饱,消费进入稳步增长期。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后,居民收入快速递增,消费水平更有了显著的提升。2012年,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首次突破万元,达11262元。止2017年末,全市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达18161元,比1983年增长43.1倍,年均增长12.3%。消费需求由单一性、基础性向多元性、服务性完成转变。

 (二)恩格尔系数逐步下降 

 恩格尔系数[2]是衡量一个家庭富裕程度的主要标准之一。改革开放以来,宜兴农村居民家庭恩格尔系数呈逐步下降趋势。1983年,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为53.9%,显示为温饱水平,至2017年,恩格尔系数降至29.9%,累计下降达24个百分点,跨入富裕阶段。总体来看,80年代末实现温饱,90年代末达到小康,新世纪第一个十年中期迈入富裕,第二个十年走向高质量。四次跨越发展表明,改革开放以来,宜兴农村居民生活由温饱向高质富裕迈进的历史进程。 

 (三)膳食结构不断优化

 随着生活质量的不断提高,宜兴农村居民的饮食习惯也在悄然改变,从 “吃得饱”的需求转向“吃得好”的讲究,现在更多的是注重营养搭配、美味健康、绿色环保。主食在农村居民日常消费中的消费量逐年减少;肉、禽、蛋、鱼、虾、奶等副食品消费量逐年增加,副食消费逐步向多元化、营养化、科学化的方向发展。 2017年,全市农村居民肉类、禽类、蛋类和水产品类人均消费分别达到25.46公斤、12.44公斤、6.89公斤和20.94公斤,比1983年均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四)居住环境持续改善 

 改革开放40年来,宜兴农村居民收入大幅增加,改善居住条件也成为农民迫切需求,特别是九十年代,农村居民出现建房热潮,排排砖瓦房、幢幢新楼群拔地而起。新世纪以来,农民住房向高质量高标准看齐,钢筋混凝土和砖混结构取代砖木结构成为房屋建筑材料主料。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住房面积为70.6平方米,较1983年增加了2.97倍。近年来,宜兴市委市政府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美丽乡村建设卓有成效,居住环境不断得到改善,彰显乡村独特魅力,从“居者有其屋”向“居者优其屋”转变。

 (五)耐用消费品更新换代 

 改革开放40年来,宜兴农村居民家庭耐用消费品不断普及和提档,消费需求从生存型转向享受型。改革开放之初,能拥有缝纫机、手表、自行车这“老三件”的家庭即令人羡慕不已。八十年代,以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新三件”为代表的家用电器逐步进入居民家庭。九十年代,彩色电视机、空调、摩托车成为消费热点。进入新世纪,液晶智能电视、电脑、移动电话、家用汽车、数码产品等使人们的生活质量再次跃升新的高度。2017年,宜兴农村居民每百户耐用消费品中,移动电话、电脑拥有量分别为217部、39台;电冰箱、彩色电视机、空调、热水器拥有量分别为102台、167台、170台、97台;家用汽车拥有量28辆。 

 (六)交通通讯方便快捷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宜兴农村居民的交通出行和通信联络的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改革开放初期,自行车是居民家庭市内交通最佳工具;如今乡村道路纵横交错,私家车数不胜数,汽车消费已经成为农村居民消费新热点,2017年宜兴农村居民每百户家用汽车拥有量28辆。宜兴交通条件显著改善,高铁、高速公路和航线增长快速,四通八达的公共交通网络使居民出行更加方便、快捷,扩大了居民的活动空间和活动范围。

 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特别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带动宜兴农村了居民通信工具和沟通方式的更新换代。家用固定电话经历了火热、饱和到缓慢减少,移动电话从最初的奢侈品变为人手一部的智能手机,家用电脑从台式机升级到平板电脑,宜兴农村居民家庭信息化程度进一步提高。交通通讯的巨大变化带来了沟通联络的日益便捷,也促进了宜兴农村居民通信消费支出的快速增长。2017年,宜兴农村居民人均交通通讯消费支出2293元,占比为12.6%,是食品烟酒类、居住类和教育文化娱乐类之后的第四大类支出。 

 (七)文教娱乐丰富多彩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宜兴农村居民的生活观念随着经济的发展不断变化,从改革开放初期的满足物质生活需要向满足物质、精神需求,再到当今对物质、精神和保持健康生活的更高层次追求,直接体现在宜兴农村居民对教育、文化娱乐、卫生保健等方面的消费投入。宜兴历史悠久,崇文重教,居民对子女教育和自我提升具有较高要求;悠久的历史文化资源为居民文化娱乐活动提供了丰富的选择。全市农村居民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从1983年的8.3元增长到2017年的2673元。

 (八)医疗保健大幅增长

 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居民的健康意识不断增强,过去“小病拖,大病扛”的状况有了根本改观。特别是推行农村新型合作医疗以来,随着相关政策的不断深化改进完善,财政支持力度加大,报销比例逐步提升;农村医疗卫生保障水平不断提高,医疗环境的改善、医疗场所数量和医务人员素质的提高,农村居民医疗保健消费持续增长。全市农村居民医疗保健消费从1983年的4.4元增长到2017年的1390元。 

 回眸四十年,宜兴农村居民消费水平不断提高,居民消费观念不断更新,消费结构优化升级。党的十九大提出,要永远把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引领下,全市上下齐心协力,砥砺奋进,老百姓所期盼的“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更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的美好愿望一定会如期实现。

 [1]改革开放以来,住户调查的数据口径与调查方法几经变更,本文按照国家统计局住户办公室统一制订的历史数据倒推方法,以“增幅不变”为原则,以2012年开始实行的城乡住户调查一体化改革为基础,倒推出最新口径的城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以便于分析和比较。

 [2] 联合国根据恩格尔系数大小,对世界各国的生活水平有一个划分标准,即一个国家平均家庭恩格尔系数大于60%为贫穷;50%-60%为温饱;40%-50%为小康;30%-40%属于相对富裕;20%-30%为富足;20%以下为极其富裕。